nb88

  • <tr id='SJostR'><strong id='SJostR'></strong><small id='SJostR'></small><button id='SJostR'></button><li id='SJostR'><noscript id='SJostR'><big id='SJostR'></big><dt id='SJostR'></dt></noscript></li></tr><ol id='SJostR'><option id='SJostR'><table id='SJostR'><blockquote id='SJostR'><tbody id='SJostR'></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SJostR'></u><kbd id='SJostR'><kbd id='SJostR'></kbd></kbd>

    <code id='SJostR'><strong id='SJostR'></strong></code>

    <fieldset id='SJostR'></fieldset>
          <span id='SJostR'></span>

              <ins id='SJostR'></ins>
              <acronym id='SJostR'><em id='SJostR'></em><td id='SJostR'><div id='SJostR'></div></td></acronym><address id='SJostR'><big id='SJostR'><big id='SJostR'></big><legend id='SJostR'></legend></big></address>

              <i id='SJostR'><div id='SJostR'><ins id='SJostR'></ins></div></i>
              <i id='SJostR'></i>
            1. <dl id='SJostR'></dl>
              1. <blockquote id='SJostR'><q id='SJostR'><noscript id='SJostR'></noscript><dt id='SJostR'></dt></q></blockquote><noframes id='SJostR'><i id='SJostR'></i>
                首頁 >> 名師網絡課 >>專題文稿 >> 古琴:掛是一幅畫,彈是一首詩 ——著名古琴演奏家楊青訪談
                详细内容

                古琴:掛是一幅畫,彈是一首詩 ——著名古琴演奏家楊青訪談




                楊青應邀在寧波市圖書館“天一講堂”作了題為《琴夢紅樓———意韻悠長說古琴》的講座和現場演奏。




                人物介紹

                微信圖片_20200220145921.jpg


                楊青,1951年出生,古琴家、音樂教育█家。國際中國音樂家聯合會副主席,國際古琴學會常務副會長、秘書長,中國琴會副會長、秘書長。開創當代少兒古琴教學之先河,培養了一批優秀的古琴學生。錄制專輯有《古琴經典八曲講析》、《琴·歌》、《紅樓夢(琴歌續作)》。主編《古琴彈奏經典歌曲三十首》、教材《少兒學古琴》、精裝古琴綜合體書目《琴夢紅樓》等。




                記者:您曾經說:“古琴是優雅的生活方式,彈琴就像與祖先對話”,但是古人的生活▓方式是不是離今天太遠了?


                  楊青:很多人是因為沒有直接接觸到古琴,所以把古琴想像很有距離感。今天我們對孩子學鋼琴和其他民樂已經非常能夠認同,其實在古代,古琴也是很普及的,很多人就是年幼開始習琴。孔子的三千弟子都是按要求習琴的。


                  實際上,古琴是個離我們很近的樂器,彈古琴會讓你姿態優雅、心態寧靜。靜而幽的古琴特別適合調整現代人的生活節奏,鬧中取靜,它會讓你的內心安寧,在虛靜中體會生命的力量感。


                  音樂是最忠實的伴侶,琴沒有壽命,一張琴可以傳遞整個家族的信息。語言的盡頭是音樂的開始,有的話不好說,就彈琴吧,就像司馬相如追求卓文君時彈奏《鳳求凰》,伯牙找不到知音時彈《高山》、《流水》,子期聽懂了———琴能表達我們想表達卻不好表達的情感。


                  國外很多人癡迷古琴,他們認為這是他們了解東方的途徑。唐代的琴現在還能彈奏,可見通過古▓琴傳遞的音樂是恒久的。



                記者:自古“琴棋書畫”中,琴為首,早在孔子時代,琴就成為文人的必修樂器。


                  楊青:古琴掛起來是一幅畫,彈起來是一首詩,相比棋、書、畫,它有著更豐富的表現力,其他都是無聲的,只有古琴這個樂器會有語言,它是活的,會和你對話,表達心聲。琴是錄音機,曲譜是磁帶,把對後代的寄托、教誨都融合在琴聲中了,所以我說彈琴時感覺是在和祖先對話。


                  歷史記載,古琴存在了4000年,光明代就有150多部琴曲存世。古代有“舜造五弦琴,以歌《南風》”的說法,據說他造的琴當時是五根弦。早在三千多年前,古琴就已經是普遍流行的樂器,《詩經》有“窈窕淑女,琴瑟友之”,《禮記·曲禮》上說“士無故不徹琴瑟”,證明了古琴背後深厚的文化底蘊。後來,古琴逐漸演變成跟君子的修為相關,逐漸成為古代士人精神品格的象征。古琴不僅是文人雅士抒情寫意、修身養性的藝術,還以其高雅、悠遠、素凈、清和的風韻成為中國文人精神情操的象征。


                  記者:您經常出國演出,您覺得外國人如何看我們的古琴?


                  楊青:全世界音樂的語言是共通的。記得前一段日子我去美國參加“大湖音樂節”,有個女孩子班卓琴彈得特別好,她在聽█了我的古琴後,告訴我聽到古琴聲的那一剎那忽然想到應該和古琴合作一曲,因為古琴太美了,打動了她的心靈。


                  記者:有沒有試過和別的樂器如我國的民樂器或是其他國家的民樂器合奏?


                  楊青:有人做過嘗試。最早的中外配合是成公亮,他和德國的長笛合奏,我聽過很不錯。就我個人認為,古琴是比較獨特的音樂,它是點狀樂器,和長笛這樣的線性音樂是絕配,合作起來就好像是用線把珠子給串起來了。另外,它和古典吉他、雙簧管合奏也是如此,它們的高低音好像是女高音和男低音。它也可以和鋼琴相配。


                  記者:您如何看待古琴的傳承,在堅守與變化之間,您更偏重哪一個?


                  楊青:任何藝術都是在不斷的發展變化中求得生存的,千古一理。古琴也是一樣,三千多年來,無論是琴曲、琴譜,還是琴的本身,都在不斷發展變化著。以琴而論,最初曾經是五弦,後來加至七弦,也有過十弦、九弦,甚至一弦琴;以人而論,音樂強調的是每個人的靈氣,跟老師一樣的模仿只是初學時的要求。傳承本身就是在不斷變化中進行的。事實上,如果你不變,很多東西就傳不下去。在中國,箜篌失傳了,瑟失傳了,失傳的樂種很多,因為它不適合社會需要了。古琴如果沒有歷代的發展,也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古琴姓古,一定要傳統。要發展嗎?也要。我出了一本《古琴彈奏經典歌曲三十首》,有《菊花臺》、《佳人曲》,第二輯裏有《山楂樹之戀》、《蘭亭序》、《傳奇》,連網絡歌曲《蝶戀》都收進來了,還有鄧麗君的歌曲。我覺得可以以這樣的方式接近古琴。我也能用古琴彈《小燕子》,你看孩子們都湧上來,和著琴聲唱起來。這就是很好的普及,所以我們不能光仰視古琴,也要平視,其實每一首古曲也都是當時的流行曲,好聽啊!如果有的人因為一首小曲就喜歡古琴了,這不是一個方便法門嗎?


                  記者:但是,過於讓它通俗化會不會讓古琴在發展中失去它本身的雅韻?


                  楊青:“雅歸雅,俗歸俗,清者自清,濁者自濁”。有人跟我提的問題比你還要尖銳一些。那麽多樂器,為什麽有人選擇古琴,就好像百花園中那麽多花,他為什麽獨喜歡幽蘭跟水蓮?因為他喜歡那種寧靜和芬芳。他既然喜歡古琴這種味道,你想把它變味,他就會不支持你,所以我認為古琴這個土壤傳承了這麽多年,它一定是有強大的生命力,能夠發展下去。


                  古琴音樂是大音心聲,是大自然的聲音體現在古琴上,自然中有什麽就應該有什麽。古琴是一個包容的音樂體系,每一個人都可以在他的古琴音樂裏找到自己的東█西。所以古琴不管怎麽傳承,特色是不會丟失的。





                 記者:您本人是從什麽時候開始學習古琴的?那麽多年與古琴對話,是不是有不同的感悟?


                  楊青:我第一次接觸古琴是在1975年。當時有上海、北京、遼寧三個藝術團一起出國演出,上海團表演了古琴,學琵琶的我第一次聽到還有那麽優雅的音樂。但由於古琴的音量小,那時專業的文藝演出並不需要,古琴一直深藏高閣,知道和學習的人並不多。我是直到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才開始學習古琴。尤其在民政部門成立了中國琴會這個學術團體後,古琴才真正走出書齋和小範圍的雅集,走進各大音樂廳和藝術盛會。


                  從我自己多年學琴的體會,學古琴就是一種修行。琴老音清,人老心寧。學琴是一種沈澱和修█心,需要毅力。入門容易,提升確實有一定的難度。領悟曲中精髓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指法嫻熟是一部分,更重要的是要提高自身的素養。隨著閱歷和經驗的積累,才能領悟曲譜的意境。


                  記者:有一種說法:古琴是適合成年人學習的音樂。小孩子能學好這件樂器嗎?


                  楊青:我在北京辦古琴班,幼兒來學,家長可以跟。孩子一開始手弱,但是學了三到六個月後,很多就超過家長的水平了。成年人閱歷深,學琴固然好,但音樂是無形的,要感悟,孩子們更敏感。


                  記者:現在想學琴的人比較多,買一張好琴很重要,那麽如何鑒定一張琴的優劣?


                  楊青:一般而言,斷定一張琴的優劣,主要是音色,而音色又與材質息息相關。制作古琴最好是老的桐木、杉木。這樣的木頭歷經百年,已經沒有水分了,幹燥清爽,堅硬如石,用手敲打,音色純凈清亮。


                  琴的壽命特別長,我們█現在保留下來的唐代的琴還可以很好地演奏。它不像鋼琴,幾十年後,一些金屬零件都老化了。我建議到可靠正規的廠商去購買古琴,一般這樣的店家都會終生保修,還有檔案號可以查詢。剛開始學習古琴,萬把元的琴就已經很不錯了,很多所謂的高價琴需要明辨是非。我不贊成經常換琴,其實琴是有生命的,好的琴越彈越有靈性。



                  記者:現在也有一些人喜歡收藏古琴,您曾經在中央電視臺二套的《鑒寶》欄目當古琴鑒定專家,古琴收藏有哪些要註意的地方?


                  楊青:古琴收藏可分為老琴收藏和新琴收藏。老琴收藏,以年代劃分,收藏價值也各不相同。一般而言,唐宋元三代的老琴,收藏價值最高,其價格也是動輒數百上千萬元。其次是明代琴,最後是清代至民國琴。老琴的真偽可以從年代、斷紋、材質、款式、工藝等鑒別。尤其是斷紋,是鑒別一張古琴真偽最有力的判斷。一般老琴由於長年風化和彈奏時的震動,琴面會出現斷紋。斷紋的種類繁多,不同琴款斷紋也各有不同。真斷紋紋形流暢,紋尾自然消失,而假斷紋經過人▓工雕刻,難免有失自然,行家很容易看出破綻。


                  新琴收藏,則是指當代古琴收藏。鑒定這類琴的收藏價值可以從制琴名家、音色、工藝三個方面入手。名家制琴是新琴收藏極其重要的方面。制作一張琴,往往要耗時兩年。名家出品,用材、工藝都匠心獨具,因此賣價高到數萬元至十萬元。其次,音色也是十分重要的部分。古琴歸根到底是一種樂器,好的音色是最根本的要求。一張好琴,音色往往純凈優美,發音均勻,共鳴效果好。最後,工藝方面,古琴制作是制琴工藝和其他藝術形式的結合。如果一張琴能得名家題字作畫,其收藏價值自然不言而喻。




                記者 (陳曉旻)





                微信圖片_20200213173240.jpg

                愛琴,聽琴,學琴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註赢咖2古琴!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联系人:楊老師
                职位:館長
                联系方式:010-87731618
                手机:18001215855
                暂无内容
                還可輸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