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杯投注

  • <tr id='7y81Ho'><strong id='7y81Ho'></strong><small id='7y81Ho'></small><button id='7y81Ho'></button><li id='7y81Ho'><noscript id='7y81Ho'><big id='7y81Ho'></big><dt id='7y81Ho'></dt></noscript></li></tr><ol id='7y81Ho'><option id='7y81Ho'><table id='7y81Ho'><blockquote id='7y81Ho'><tbody id='7y81Ho'></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7y81Ho'></u><kbd id='7y81Ho'><kbd id='7y81Ho'></kbd></kbd>

    <code id='7y81Ho'><strong id='7y81Ho'></strong></code>

    <fieldset id='7y81Ho'></fieldset>
          <span id='7y81Ho'></span>

              <ins id='7y81Ho'></ins>
              <acronym id='7y81Ho'><em id='7y81Ho'></em><td id='7y81Ho'><div id='7y81Ho'></div></td></acronym><address id='7y81Ho'><big id='7y81Ho'><big id='7y81Ho'></big><legend id='7y81Ho'></legend></big></address>

              <i id='7y81Ho'><div id='7y81Ho'><ins id='7y81Ho'></ins></div></i>
              <i id='7y81Ho'></i>
            1. <dl id='7y81Ho'></dl>
              1. <blockquote id='7y81Ho'><q id='7y81Ho'><noscript id='7y81Ho'></noscript><dt id='7y81Ho'></dt></q></blockquote><noframes id='7y81Ho'><i id='7y81Ho'></i>
                首頁 >> 名師網絡課 >>專題文稿 >> 古琴雖古,也入尋▓常百姓家
                详细内容

                古琴雖古,也入尋常百姓家

                2017-06-08 10:28 來源:光明網-經濟頻道 



                光明網訊(特約記者 李紅)6月3日下午,陽光清冽,微風輕拂,在北京市西城區廣化寺的一處寺院內,一位面色紅潤、頗具仙風道骨的老先生正一面彈奏古琴,一面撫琴而歌,古琴泛音的輕靈清越,散音的沈著渾厚,按音的或舒緩或激越或凝重,繚繞而去,仿佛遙遠至時間深處……不僅吸引了現場的學員,網絡直播中圍觀的網友們也聽得如癡如醉,紛紛直呼“天籟之音”。

                古琴雖古,也入尋常百姓家

                  學員現場展示古琴彈奏藝術。趙艷艷 攝/光明圖片

                  這是由中央網信辦移動網絡管理局指導,光明網、鬥魚直播等聯合主辦的“致•非遺 敬•匠心”大型系列直播之古琴,這也是中央媒體聯合直播平臺首次將非物質文化遺產通過直播形式進行廣泛傳播。通過創新的直播形式,吸引更多民眾尤其是年輕人關註我國璨爛的非物質文化遺產,讓非遺不再束之高閣,而是“活”在大眾身邊。

                  2003年11月7日,古琴藝術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第二批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2006年5月20日,古琴藝術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此次網絡直播中的這位老先生便是古琴傳承人之一、著名古琴藝術家、音樂教育家楊青。

                  楊青多年來積極開展古琴傳承活動,致力於傳統文化遺產的推廣與普及,培養了一批優秀的古琴學生,開創了當代少兒古琴教學之先河,讓古琴文化真正走進了普通人的生活。

                古琴雖古,也入尋常百姓家

                  楊青老師在現場授課。 趙艷艷 攝/光明圖片


                  困境:千年古琴誰來撥

                  古琴,作為最能體現中國傳統文化意境以及審美趣味的一門樂器,它有著幾乎和中華文明史一樣長的悠久歷史,它曾有著“戶戶必有,人人會彈”的輝煌,也曾遭遇“古調雖自愛,今人多不彈”的尷尬之境。

                  古琴,又稱琴、瑤琴、玉琴、絲桐和七弦琴,有文字可考已有著▓4千年以上歷史,是漢民族最早的撥弦樂器之一,音域寬廣,音色深沈,余音悠遠。初為5弦,後傳說周文王和周武王各加一根弦,始定為7弦。琴是中國古代文化地位最崇高的樂器,位列中國傳統文化四藝“琴棋書畫”之首,被文人視為高雅的代表,現存琴曲3千余首。

                  在很多人眼裏,古琴因其厚重的文化內涵而多少有些神秘色彩,影視劇中常是帝王將相或文人名士才通曉古琴。說起古琴的樂曲,《陽春》、《白雪》無疑是流傳最廣的。也正因為她的高深典雅、不夠通俗易懂,使得很多人對古琴望而卻步▓。

                  1975年,身為琵琶演奏家的楊青在一次演出中聽到了優雅的古琴音樂,便被深深吸引。那次█演出後,楊青開始學習古琴,從此,古琴成為他一生的事業。楊青說,古琴並非傳說中那樣神秘。在技術上,古琴是彈撥樂器中最簡單的,彈撥技術很容易掌握。而真正難倒今人的是古琴文化,即“意境”,它的書籍、曲譜太多,“古代有很多彈古琴的人會寫一些美學、意象上的感悟,技術熟練以後彈曲還得能表達出意韻,通過琴曲表達內心世界與對人生、自然、琴道的感悟。所以琴學很深,深到可能你一輩子都悟不透,古琴就難在這兒。”

                  古琴“難”還難在新中國成立後有一段時期,會制作古琴的人很少。“但一張明代老琴就得值一百多萬,誰能彈得起?”楊青說。而現在,隨著古琴制作工藝發展,萬元左右就能有張用傳統工藝制作的好琴,古琴藝術逐漸恢復,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學古琴。也有很多古琴演奏家登臺演出、講座,

                  由於古琴的音量小,不適合彼時專業文藝演出,古琴一直深藏高閣,知道和學習的人並不多。而在2001年成立了“中國琴會”這個學術團體後,古琴才加快走出書齋和小範圍的雅集,走進各大音樂廳和藝術盛會。古琴有了全國的學術活動,甚至有比賽,有考級,有各種各樣的大型演出。2003年,古琴被列入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逐漸得到重視。


                傳承:選擇古琴就是選擇一種生活方式

                  盡管古琴已經申遺成功十多年,古琴的發展和現狀還是令人堪憂。目前少兒鋼琴、少兒古箏熱遍全國,但學古琴的人卻不多,作為“國琴”的古琴被視為高不可攀的藝術而被冷落在一旁。國人中分不清古琴、古箏的人大有人在,甚至有一部分聲音就是在宣稱:古琴是屬於小眾、屬於高端的,太多人的接觸只能是對這一古老文明的打擾和侵犯。

                古琴雖古,也入尋常百姓家

                  楊青老師在直播中。趙艷艷 攝/光明圖片


                  對此,楊青認為,古琴不該論作屬於大眾還是小眾,它屬於喜歡它的人。很多人是因為沒有直接接觸到古琴,所以把古琴想像很有距離感。但是在古代,古琴也是很普及的,很多人就是年幼開始習琴。實際上,古琴是個離我們很近的樂器,彈古琴會讓你姿態優雅、心態寧靜。靜而幽的古琴特別適合調整現代人的生活節奏,鬧中取靜,它會讓你的內心安寧,在虛靜中體會生命的力量感。”

                  為了讓更多的人了解古琴,學習古琴,楊青開班授課,教授弟子,倡導以古琴接近國學,以琴聲寧靜內心。過去有個說法“非成年不能學琴”,這在很大程度上杜絕了少兒群體接觸這一古老樂器的機會。但是楊青認為,中國人急需恢復禮樂,以古琴為代表的中華文化遺產,在新一輪傳統文化復興浪潮中迎來了傳承良機。如何用優秀的傳統文化塑造孩子們的世界觀,在當前的社會顯得更為迫切。

                  從2000年起,北京第一個古琴少兒班成立,孩子們就此成為了楊青首要付出心力的對象。“傳統文化走進孩子,傳承方法尤為重要。”楊青說,教學中不要讓孩子有過重的心理壓力,甩開緊張的學習氣氛,孩子們的進益反而愈發明顯快速了。讓孩子感覺到,習琴不是沈重的負擔,而是課余的遊戲,是與夥伴的交流。正是由於傳統文化傳承的熱情,以及科學教學方法的不斷探索,楊青教出的孩子們,演奏精、技法準、水平高、心態穩。他們屢屢在全國大賽中摘得桂冠,令很多琴界德高望重的前輩和學者們驚嘆不已。

                  如今,楊青的弟子中,從幾歲的幼兒到70多歲的老者,包括各個年齡段。不迷信古琴,是楊青重要的教學理論。古琴是崇高的,卻不該被神秘化、玄虛化,古琴並非高不可攀,反而應當服務眾生。楊青形象地比喻:“古琴這個樂器會有語言,會和你對話,表達心聲,彈琴時像和祖先對話。”

                  他認為,選擇古琴就是選擇一種生活方式,無論在校園還是在異國他鄉,當沒有錢、沒有朋友、沒有工作的時候,有一張琴就不會絕望。音樂是最忠實的伴侶,就像司馬相如追求卓文君時彈奏《鳳求凰》,伯牙找不到知音時彈《高山》、《流水》,子期聽懂了——琴能表達我們想表達卻不好表達的情感。所以古琴,完全可以讓每一個學習者,無論是成人還是少兒,都理解並接受。


                  發展:堅守與變化掌握平衡

                  “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楊青表示,以往很長一段時間,國內的年輕人推崇西方文化,喜歡迪斯科、爵士樂,可現在越來越多的人,尤其是年輕人開始回歸古典音樂。如今學習古琴的人越來越多,傳統文化自有其頑強的生命力。

                  古琴姓古,堅守傳統文化的同時,怎樣使其發展,不斷保持其生命力呢?楊青認為,任何藝術都是在不斷的發展變化中求得生存的。古琴也是一樣,三千多年來,無論是琴曲、琴譜還是琴的本身,都在不斷發展變化著。傳承本身就是在不斷變化中進行的。事實上,如果你不變,很多東西就傳不下去。在中國,箜篌失傳了,瑟失傳了,失傳的樂種很多,因為它不適合社會需要。古琴如果沒有歷代的發展,也不會延續到現在。

                  現場網絡直播中,楊青不僅彈奏了《廣陵散》等古琴名曲,還彈奏了《祝你生日快樂》、還有大家熟知的《菊花臺》、《青花瓷》等等。楊青曾出過一本書《古琴彈奏經典歌曲三十首》,“這樣的方式大家更能接受,我還用古琴彈《小燕子》,孩子們就特別喜歡,還會和著琴聲唱起來,這也是很好的普及。”楊青說。

                  但是,有人也會質疑,過於讓古琴通俗化會不會讓古琴在發展中失去它本身的雅韻?

                  楊青說:“雅歸雅,俗歸俗,清者自清,濁者自濁。那麽多樂器,為什麽有人選擇古琴,既然喜歡古琴這種味道,你想把它變味,他就會不支持你,所以我認為古琴這個土壤傳承了這麽多年,它一定是有強大的生命力,能夠發展下去。”

                  伯牙、子期以一曲“高山流水”的琴音成知音的故事流傳至今,大量詩詞文賦中不乏中國古琴的身影。從《詩經》、《史記》直至唐詩宋詞、古典文學名著、戲文、繪畫、瓷器,古琴題材大量出現。楊青還將古琴音樂與國學經典結合在一起,編著《琴誦詩經》和《禮樂三十課》,“古琴不僅是一種樂器,更是一種文化。學習古琴,淺嘗輒止有些可惜,古琴值得精學、深學。”

                  在楊青看來,古琴是寂靜的藝術,在物質文明不斷豐富的喧囂時代,人們處在激烈的競爭環境中,身心疾患者與日俱增,多聽一些古琴音樂便多了一份寧靜,多一人學琴,便多了一個知音,好似紅塵濁浪中多了一股純澈的清流。這就是古琴的魅力,這就是古琴能與時代產生的共鳴。

                [責任編輯:趙剛]






                微信圖片_20200213173240.jpg

                愛琴,聽琴,學琴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註赢咖2古琴!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联系人:楊老師
                职位:館長
                联系方式:010-87731618
                手机:18001215855
                暂无内容
                還可輸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