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娱乐

  • <tr id='jB7CMh'><strong id='jB7CMh'></strong><small id='jB7CMh'></small><button id='jB7CMh'></button><li id='jB7CMh'><noscript id='jB7CMh'><big id='jB7CMh'></big><dt id='jB7CMh'></dt></noscript></li></tr><ol id='jB7CMh'><option id='jB7CMh'><table id='jB7CMh'><blockquote id='jB7CMh'><tbody id='jB7CMh'></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jB7CMh'></u><kbd id='jB7CMh'><kbd id='jB7CMh'></kbd></kbd>

    <code id='jB7CMh'><strong id='jB7CMh'></strong></code>

    <fieldset id='jB7CMh'></fieldset>
          <span id='jB7CMh'></span>

              <ins id='jB7CMh'></ins>
              <acronym id='jB7CMh'><em id='jB7CMh'></em><td id='jB7CMh'><div id='jB7CMh'></div></td></acronym><address id='jB7CMh'><big id='jB7CMh'><big id='jB7CMh'></big><legend id='jB7CMh'></legend></big></address>

              <i id='jB7CMh'><div id='jB7CMh'><ins id='jB7CMh'></ins></div></i>
              <i id='jB7CMh'></i>
            1. <dl id='jB7CMh'></dl>
              1. <blockquote id='jB7CMh'><q id='jB7CMh'><noscript id='jB7CMh'></noscript><dt id='jB7CMh'></dt></q></blockquote><noframes id='jB7CMh'><i id='jB7CMh'></i>
                首頁 >> 名師網絡課 >>專題文稿 >> 古琴是母親,也是最好的伴侶——古琴名家楊青專訪
                详细内容

                古琴是母親,也是最好的伴侶——古琴名家楊青專訪

                微信圖片_20200220145838.jpg


                古琴談



                7月來了,申請古琴日的腳步近了。本期《古琴談》,我們采訪到著名古琴名家楊青老師,與大家一起,話琴人訪談,聊琴趣人生。


                微信圖片_20200220145921.jpg


                楊青,北京琴家。現任中國民族管弦樂學會古琴專業委員會副會長,北京古琴學術委員會會長,北京古琴文化研究會會長,龍人古琴研究院導師,廈門大學國學研究院客座教授。

                     2001年,楊青老師與眾多古琴藝術家一起組織成立“中國琴會”——隸屬文化部下的中國民族管█弦樂學會,全稱“中國民族管弦樂學會古琴專業委員會”,多次組織在全國具有廣泛影響力的古琴文化藝術傳播等活動,為古琴的當代傳承與推廣奉獻了自己的力量。


                      錄制CD專輯:《琴歌》、《憶曲•琴歌》、《九龍吟》、《梅花引》、《楊青古琴》、《古琴經典八曲講析》、《紅樓夢》(琴歌續作)、《琴頌詩經》、《半山聽雨》等。主編古琴教材與古琴藝術書籍:《學古琴——古琴自學教程》、《少兒學古琴》、《古琴藝術知識200問》,精裝古琴綜合體書目《琴夢紅樓》、《琴頌詩經》、《琴賞牡丹》、《古琴彈奏經典歌曲三十首》、《古琴彈奏經典歌曲(二)》、《古琴考級經典作品示範》等,(以上均為人民音樂出版社出版),《從零起步學古琴》(上海音樂學院出版社)等,其中《琴賞牡丹》獲得2018年兩個國家獎項,被評為“全國20本好書”。制作編演了四臺琴歌音樂會:《琴夢紅樓》《琴頌詩經》《琴賞牡丹》《琴芳梅蘭》。





                訪談就從這開始




                記者:

                從20多歲第一次接觸古琴,到而今花甲之年,古琴已陪伴您走過了近半個世紀▓的光陰。對您來說,古琴意味著什麽?



                楊青老師:

                她是一個有幾千歲的母親,所有的琴人都是她的孩子。她普通,是你身邊的一個老太太。她又神聖,比佛菩薩還神聖。古琴比人“長壽”多了,一把好的古琴可以經過上千年的時光。何作如先生的“九霄環佩”琴有一千二百多年了,是唐玄宗第三個兒子的琴,當年李白55歲,杜甫44歲。如今,斯人已去千百年,此琴天籟依舊在。


                她是最好的伴侶,不僅能陪你,還能陪伴你家族的人,把一個家族、甚至一個民族的優秀傳承代代相傳,一直延續下去。在你成功、歡樂█的時候,她默默地註視、陪伴著你,當你苦惱、憂愁甚至絕望、悲傷的時候,她依然不離不棄、與你長談、和你作伴。


                古琴是有語言的藝術品,這個語言比我們說話更美、更動聽、更深邃——她用樂音傳達了祖先的優秀品質,比如《流水》,我們有兩條母親河,長江、黃河,這是我們中華民族的血脈;比如《高山》,我們有三山五嶽,這是我們中華民族的脊梁;比如《梅花三弄》,這是我們中國人的風骨;比如《陽關三疊》、《憶故人》,這是我們中國人的情感。


                中國是禮樂大國,古琴是“樂”的核心、“樂”的代表。“舜作五弦琴,以歌《南風》”,周文王、周武王各加一根弦,孔子弦歌不輟、“《詩》三百五篇,皆弦歌之”……直到今天,古琴這個有著四千多年悠久歷史的古老樂器,在當代又煥發出了新的生命力。





                image.png


                記者:

                您不僅自己對古琴非常癡迷和熱愛,還率先在國內推廣古琴教育,開創了國內少兒古琴教育的先河,讓更多人感受古琴的魅力。為什麽會為孩子搭起通向古琴的橋梁?



                楊青老師:

                我們就是一座橋,孩子踏到我們身上,才能到達彼岸。我們還是一堵墻,在孩子前面擋住風雨,讓他們能夠繼續向前。

                      長久以來,古琴界有一條不成文的規矩,“非成年不能學古琴”,認為古琴中所蘊含的文化內涵非常深厚,小孩一時無法完全理解,不應該把古琴這種高深的藝術教給小孩。這條規矩把許多想學古琴的孩子拒之門外,也讓人們對古琴產生了距離感。然而,任何一種藝術形式的發展和傳承,都離不開少兒的參與。任何一個藝術門類、知識體系,只要有少年兒童加入,就朝氣蓬勃,就充滿了新鮮血液和活力。


                樂器演奏是鍛煉孩子手腦協調最好的方式。古琴演奏需要“嘴裏唱、眼睛看、耳朵聽、右手彈、左手摁”,這種豐富精巧、一心五用的手腦協調訓練對孩子今後的成長非常關鍵。彈琴是指關節、神經末梢的精細運動,指下出琴聲,音樂有意味,對人的思維訓練很有幫助。而且古琴一半的曲譜都帶著經典詩歌,比如李白的《關山月》、王維的《渭城曲》,對文化修養的█作用不言而喻。


                “少年禮則中國禮,少年樂則中國樂”,禮樂大國要從青少年抓起,練好“童子功”。如果孩子從小就能接受古琴的文化熏陶,就會潛移默化地培養起對古琴的興趣,在心中種下一顆音樂的種子。2002年,我們在北京王府井北端的金帆音樂廳舉辦了第一屆少兒全國音樂會,到場的有很多音樂家,比如當時民樂界的領袖樸東生先生、著名指揮家和一些中央音樂學院的教授,他們都給了我們肯定。在場的琴家有王迪、陳長林、吳釗、梅曰強等,李祥霆、龔一等前輩大家也很關註少兒古琴教學。






                image.png


                記者:

                少兒學琴和成人學琴有很大的不同,學琴的方式也存在學歷教育和非學歷培訓的差異,您怎麽看待這兩種差別?


                楊青老師:

                我教過四歲半的孩子,教過七十五歲的老人,我們“沒有拒絕一個想學琴的人進入古琴大門”,這是我最自豪的。教學多年,我認為最難教的是六十歲以上的老人和七八歲以下的幼兒。教小孩比教大人難多了,教小孩態度要和藹,要求要嚴格。古琴有兩句話:“按令入木”和“彈欲斷弦”,但這個方法卻不完全適用於少兒古琴教學。所以我們要分步走:若想彈實,先要彈虛;若想彈響,先要彈弱。


                專業學習的學生,技術、藝術普遍更好,但最終功夫在琴外,文化有多深,曲意就有多深。業余學生的技藝可能不如人,但往往比較關註學術,在琴學上涉獵更廣。我還教過兩個聾啞孩子,一個叫呂香凝,一個叫呂佳璇。在南昌第一屆“敦煌杯”非職業成年組的比賽中,她們一個彈《瀟湘水雲》、一個彈《廣陵散》,在全國128個選手中獲得了金獎。孫寧伯也是我的學生,當時他是小學生,還沒有上音樂院校,在敦煌杯兒童組比賽中以一曲《廣陵散》拿了金獎中的第一名。所以業余的學生完全可以有信心,有機會學專業就學,沒機會就練好琴,天道酬勤、功不唐捐。



                子曰:“興於《詩》,立於禮,成於樂”。阮籍《詠懷八十二首》中“夜中不能寐,起坐彈鳴琴”的這一首訴盡了《酒狂》的曲意,王維的《渭城曲》前兩句寫景,後兩句抒情,含蓄地說明了《陽關三疊》中文人相送、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感情。無論是專業還是業余,古詩詞的培養都是古琴學習中非常關鍵的一步。






                微信圖片_20200220150313.jpg


                記者:

                今年7月13日,“千人古琴合奏”和您參演的“‘琴在江南’古琴名家音樂會”等中國古琴日申請活動將在江西南昌如期舉辦,您怎麽看待“7·13古琴日申請”活動?


                楊青老師:

                古琴是母親,我們喜愛母親自然就會希望將母親打扮得更美麗,讓她生活得更好。這是一種本能▓的情感表達。7月13號對應“七弦十三徽”的立意很巧妙,組織“千人彈古琴”很不可思議,申請古琴日是所有喜愛古琴的人的美好願望。我們喜愛古琴,希望為古琴找一個節日,這是一個善緣、一份善念,充滿了愛,充滿了感情。



                微信圖片_20200220145814.jpg


                記者:

                立足於專業古琴教學,孔目湖國樂學院整合了國內頂尖師資,開創了“彈琴、讀書、寫字、習拳”的特色教學模式。您對孔目湖國樂學院在古琴教學上的作用和意義怎麽看?


                楊青老師:

                真正喜愛古琴,就會為古琴做事。現在中國古琴的正規教學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古琴僅靠中國有九大獨立音樂院校的招生是遠遠不夠的。有誌、有識之士能夠在大學辦學很有意義,也很有必要。


                劉少椿、吳兆基等老一輩琴家也常練太極拳等武術,有了這個基礎,彈琴的指法會更有內在的勁道。所以我認為,訓練一個合適的古琴演奏者,必須得加上武術學習。孔目湖國樂學院在古琴學習中也有太極學習,這一點很好。文武兼備,六藝俱全,這是古人眼中的成功人士。我們能有這樣一所學校全面地培養古琴人才,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教育最怕誤人子弟,如果古琴演奏方法和教學理念不正確,那就會南轅北轍。器樂教學是人類精細的教學,需要好的訓練、需要正確的方法、需要負責的老師、需要科學的肯奉獻的團隊。孔目湖國樂學院在大學開展古琴教學,這樣的實踐十分可貴,應該堅持下去,越正規越好、越多越好。希望孔目湖國樂學院能為中國古琴培養出更多的基礎人才,願古琴事業長青、後繼有人。






                -end-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联系人:楊老師
                职位:館長
                联系方式:010-87731618
                手机:18001215855
                暂无内容
                還可輸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